昨天

萊爾富上班的最後一天

搬4度C冷飲到冰庫去的時候

大概是因為已經在冰庫放貨差不多已經一個多鐘頭了  頭開始暈了的關係吧

一個不小心  從冰庫搬箱子出來的時候

竟一頭往那不鏽鋼門把上栽

叩 一聲  痛得我右上後腦杓有點不舒服 

撞上的地方是個九十度的角 我直揉它 想說 應該沒事吧 應該沒事 呼~

沒想到 再摸它一下~ ㄜ~ 竟然有血! 我的媽呀~ 沒想到我打工最後一天,竟然以見血收場,這真不是我想見的啊。

那位每次都喜歡指使我做事的同事看我流血了,也就沒有再叫我繼續做下去,默默幫我做了接下來我要做的部份,

讓我可以慢慢用衛生紙止血,還好,血不多,大概一個鼻血的量(不多的那種鼻血^^)

謝謝上帝,因為這樣,我那補貨已經補到發麻發紅的雙手,也終於可以有稍稍休息的機會了(ya hu~)。

 

回到家,給老姊看一下頭,果真,頭破皮了(嗚~果真~)。看來今天晚上洗頭時,當傷口沾到水的那一瞬間,應該是免不了一陣刺痛了(害~)。

 

晚上,智慧老媽發表了一項建議。

媽說,既然頭已經受傷了,洗頭必然會"ㄒㄧ"(台語,刺刺痛痛的意思),不如明天早上再給姑姑洗頭就好啦 (我姑是開美容院的)。

這是很好的建議,我開心地接受了。只是習慣天天洗頭的我,頂著一頭油頭睡覺,真還有一小點不習慣呢!

因為洗頭不方便(傷口長在頭上,自己洗頭看不到傷口容易抓到,讓姑姑洗比較方便。) 我也就臨時決定沒有參加今天的退修會了

(很多事情的發生,真的是都有原因的,接下來發生的事情,讓我不得不讚嘆上帝奇妙的作為,是何等的美好)。

 

話說今年早上九點,我睡眼惺忪地起床,本來準備好好地去洗個臉,悠閒地吃個早餐,享受我離職後的第一個美麗的晨間時光的。不料,不到半小時,老爸突然說要下樓去拿藥布,原來老媽說她腳痛無法走路,勉勉強強,一步步緩緩走去上了個廁所;接下來,不到幾分鐘,更嚴重的事情發生了,媽上完廁所,竟然說,想要去急診了,她覺得腳一走就痛.沒力,從大腿到腳跟都沒力,很像抽筋一樣,走不回房間了。(我心一沉,怎麼會這樣,本來昨天還和老媽聊得很開心,說今天要去COSTCO和LEECO逛街的,看來計畫是要泡湯了。)

等媽穿完衣服,我們便打電話給119,請他們來載我們去醫院。因為只能一個人陪患者去醫院,所以爸爸就陪媽媽坐救護車去馬偕我自己坐計程車去和他們會合。就這樣,第一個離職的早晨,變得很有"意義",也讓我感覺到,自己很"有用"。(如果可以的話,真希望不是用到這種地方啊@_@)

經歷一連串的等待和檢查,終於,我們可以回家了。醫生說,老媽的情況,很可能是肌肉發炎所造成的症狀,但含不是很確定,下周還需要回診判斷。於是,幫她打了止痛針.照了X光.領了藥之後,我們總算可以打道回府了。老媽跟我說了一句,妳沒去是上帝的旨意,要來陪我啦。

啊。是啊,有些事情,或許冥冥中就有上帝的安排,不用特別去預設,籌備,上帝親自會預備。就像今天和昨天我們所經歷的,誰會料到在打工最後一天我的頭會撞到冰櫃門,誰會料到隔天老媽身體會出狀況,我很感謝上帝讓我頭被撞到,雖然是小傷,但是因為這小傷,我意外沒有出席退修會,意外可以照顧到媽媽,也是上帝的美意吧~! 感謝上帝讓我沒有錯失這個關頭,這個她會需要我的時刻。雖然我能做的很少,可能只有陪伴,但我希望我不要錯過太多。

 

也求主幫助醫師有好的判斷,找出病因,使媽媽能早日康復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Here I am talking to myself

cindyhsu02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